浙工大一新生陳晶晶的正能量

  • 作者:《子路教育網》
  • 發布時間:2018-08-24 17:26:51
  • 閱讀 1080

摘要:她的面孔被黑色的短發包裹,小小的鼻梁上架著一副圓圓的金絲眼鏡,露趾涼鞋下踏著一塊1米長的滑板……初見時,以為18歲的她是“他”。


  她的面孔被黑色的短發包裹,小小的鼻梁上架著一副圓圓的金絲眼鏡,露趾涼鞋下踏著一塊1米長的滑板……初見時,以為18歲的她是“他”。


  踏上滑板,腳下加速,身體直立,保持平衡,站在滑板上的她更像一個勇敢的男孩子。

  但是這個假小子有一個很女性化的名字,陳晶晶。取這個名字因為家里覺得她有一雙像天上星星一樣明亮的眼睛,忽閃忽閃亮晶晶。

  這個暑假,青田姑娘陳晶晶以611分獲得了浙江工業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錢江晚報記者來到她家時,清貧的她面對我們笑得陽光又燦爛。

  爸爸出門后再沒回來

  晶晶的家面積不大,燈光昏暗的房間中央擺放一張陳舊的木桌。桌子邊是土灶臺,已經被煙熏得黑漆漆。“你坐你坐。”奶奶拉出了一個紅色的塑料凳給記者,又拿出一把枸杞放在杯子里。陳晶晶站在邊上,提起奶奶拿不動的水壺幫忙倒開水。

  家中沒見晶晶的父母。

  晶晶聊起她的爸爸,眼皮往下直耷拉,嘴角往下走。她說,“痛苦的日子,有時候會選擇性遺忘”。

  在晶晶7歲以前,一家人共同擁有一份日常可見的平淡幸福。那時,爸爸在青田縣景區工作,很疼愛晶晶,經常會騎車帶著她兜風。兜風的時候,晶晶會說說小朋友玩鬧的趣事,父親會把下巴抵在晶晶頭上,凝神細聽。

  直到,很平常的一天,晶晶蹲在門口玩小木馬直到天黑,都沒有等到爸爸回來。

  “那時太小,家里人沒有和我說過爸爸那場交通意外。”

  晶晶懵懂,心里默默一遍一遍想,“爸爸會回來的,只是出遠門了,他會回來的”。

  日子越久,爸爸不在的孤單,在晶晶的心里一直放大。“奶奶不說,媽媽不說,我也不敢問。”晶晶只敢在夜里,把自己埋在爸爸的衣服里,在腦海里一遍遍重放和爸爸的往事,仿佛一切如常。

  媽媽打工,她和奶奶守著清貧

  爸爸的離去,讓家里頓失經濟來源。無奈之下,媽媽只能去外地打工,一年回家一次。家中只剩下晶晶和多病的奶奶相依為伴,“媽媽每個月寄不多的生活費,是唯一的家庭收入。家里奶奶要按時吃藥,其實錢早就不夠了。

  晶晶的母親范女士在外面打工已經10多年了。范女士說,晶晶是她的小太陽,能帶給她很多溫暖。

  周末晚上時,晶晶會準時打電話給媽媽。范女士知道晶晶肯定是孤單了,想媽媽了,受委屈了……但晶晶從來不說這些。她多是以打趣的方式說一些同學間的趣事。范女士有時工作累了,“聽到晶晶說‘媽媽我愛你,媽媽辛苦啦’,我就重新有了信心和勇氣。”

  18歲的她喜歡風馳電掣的感覺

  盡管生活對晶晶不夠友好,但是晶晶依然充滿正能量,像個勇敢的“假小子”在生活的縫隙里自由呼吸。

  晶晶在學校吃飯,總是和四五個朋友一起合餐。晶晶不覺得這樣生活苦,“一份葷菜,幾份素菜,幾碗米飯幾個人一起吃。這樣可以吃更多好菜呀。”

  在學校總是穿校服,到了放假的日子,一件穿了三四年的T恤,一條破舊牛仔褲就夠了。“我和媽媽說不用買新衣服給我了。”

  晶晶成績一直很好,是重點班班長。她說最喜歡在青田讀高中的日子,讀書的同時,很多愛好充盈著她的生活。

  滑板是她的一大愛好。談起滑板,晶晶的臉馬上生動起來。她省了半年的生活費買了一塊滑板,“喜歡和朋友一起玩,風馳電掣的感覺讓人特別開心。自己一個人看抖音的時候,看到很酷的板上轉圈、移動,會自己私下里琢磨,哈哈,摔了好幾次呢。”

  村里的鄉道就是她滑板的場地。踏上滑板,晶晶表演了一段,左右轉圈、上下抬腳、單腳支撐……晶晶揚著一張笑臉,陽光又明媚。

  晶晶很有人緣。她是個“佛系”班長,能和班上同學打成一片。“除了晚自習期間要嚴肅一點,平常我是很沒有威嚴的。學習沒什么秘訣,就是和同學一起學。我教教你,你教教我,學習的成就感更大。”

  晶晶在日記本上寫下這樣一段話,“貧困沒使我絕望,我要更用力地生活。開心地大笑,幫助他人,敢于追求自己的夢想。”

  她做到了。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