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東蘭縣高考扶貧新聞

  • 作者:《子路教育網》
  • 發布時間:2017-08-15 20:07:49
  • 閱讀 5453

摘要:緊張的高考考場已經漸漸模糊,但2017高考的緊張度不僅沒有冷卻,而且還因錄取階段的到來在不斷升溫,我們普通城市的考生尚且心緒激蕩,又懷揣著一

東蘭縣教育班子


  緊張的高考考場已經漸漸模糊,但2017高考的緊張度不僅沒有冷卻,而且還因錄取階段的到來在不斷升溫,我們普通城市的考生尚且心緒激蕩,又懷揣著一擊必中的高考信念,也有著發揮失常的陣陣憂慮,那對于貧困地區的學子而言又該是什么樣子?


  近日,半月談記者在廣西鳳山、東蘭、樂業三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采訪了解到,三縣本科、專科總上線率較高,但也存在類似“梯形”結構,即一本上線人數明顯偏少。有的縣只有2人成績超過一本線,而去年更為零。

  好大學不好上

  鳳山、東蘭和樂業地處石漠化區,三縣大山林立、生存環境惡劣。近年來,隨著政府對教育領域投入力度不斷加大,貧困地區教育狀況得到明顯改善。在今年的高考中,這三個貧困縣本科、專科總上線率均達97%以上。與此同時,也暴露出一本上線人數偏少、高職高專人數偏多問題。

  鳳山縣高級中學是全縣唯一一所普通高中。今年全校參加高考1133人,本科、專科總上線率達97.7%。樂業縣高級中學校長黃炳眾說,今年全校789人參加高考,一本上線6人,二本上線169人,剩余學生幾乎都過了高職高專分數線。

  盡管三縣總上線率都較高,但一本、二本和高職高專人數分布卻不均衡。記者采訪了解到,鳳山縣今年一本上線人數為2人,而去年則為零;東蘭縣今年一本上線人數為20人,去年也是20人。

  有教師反映,根據近年高考情況,一本、二本和高職高專院校錄取人數分布呈“梯形”狀,即使在有加分情況下,能就讀一本院校的學生仍屬少數,一部分學生的成績能過二本線,而大部分學生的成績只達到高職高專分數線。

  “梯形”結構如何形成

  三縣部分干部、教師和群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反映,生源流失、教學條件較差和學生管理難度大等,是形成三縣高考“梯形”結構的主要因素。

  一、生源流失現象突出。廣西部分設區市出臺政策,凡為自治區示范性普通高中,學校可面向全市招生。有教師反映,由于各校之間存在競爭關系,一些優質生源傾向于到教學條件更好的高中就讀。

  東蘭縣高級中學統計顯示,2016年,招錄高一新生1300名,其中A+成績8人,當年全縣A+學生總數為90人。“大部分A+成績的生源流向了市級高中和其他教學條件更好的中學。”東蘭縣高級中學校長韋錦開說。而在鳳山縣,該縣高級中學去年則未招到一名A+成績的學生。

  二、教學設施、師資條件相對較差。鳳山縣高級中學副校長羅鷹揚介紹,目前學校校舍短缺,現有校園是按2200人規劃建設,但目前已容納近3500人。按國家標準,學校仍缺20個教室,只能利用實驗樓、圖書樓的功能室上課,還有一部分學生在學校借用的縣職教中心校舍上課。

  此外,學校教學設備也很落后。師資水平不高、優秀教師短缺也是三縣面臨的共同難題。“高中老師工作量大、壓力大,待遇又不算高,加上我們這里屬于偏遠山區,對大學生的吸引力不強。”羅鷹揚說,學校的地理、生物等小科目教師數量不足,“全校原本有8名生物教師,尚不能滿足正常的教學需求,這兩年來又陸續走了幾個。”

  三、學校管理難度大。記者采訪了解到,三縣高中生絕大部分來自農村,具有留守兒童背景的又占據多數。由于缺乏良好的學習環境,不少學生以前沒有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基礎較差。此外有教師反映,由于家庭教育的缺失,一些學生沉溺網絡和游戲等。

  期待教育扶貧力度進一步加強

  教育扶貧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一大抓手,三縣部分基層干部群眾呼吁,應進一步改善貧困地區教育狀況,加大政策傾斜力度,創新教育扶貧工作方式方法,讓更多學生有機會就讀更好大學。

  韋錦開說,貧困地區定招專項計劃實施以來,不少畢業生享受政策得以就讀大學,但由于成績不理想,大部分學生只能就讀廣西本地院校。

  在國家專項計劃、地方專項計劃和高校專項計劃中,因重點高校名額有限,且存在區域競爭,能享受政策的只有少數高分學生。他呼吁,適當增加重點高校的專項計劃招生名額,創新招錄模式,采取“寬進嚴出”方式,拓寬貧困地區學生上大學的渠道。

  東蘭縣教育局局長牙啟明建議,進一步加大對貧困地區教育投入,彌補這些地區的校舍、教學設備不足等短板,同時合理提高教師收入待遇、福利水平,為貧困地區打造一支留得住、不愿走的優秀師資隊伍。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