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0年民國時代的小學教育

  • 作者:《子路教育網》
  • 發布時間:2018-08-25 20:04:46
  • 閱讀 3297

摘要:小學教育即初等教育,或稱基礎教育。筆者1951年秋在湖南常德城區私立山陜小學就讀第一學期,其后隨學校并入高山街完小,于1958年在該校完成小

民國小學的畢業證書


  小學教育即初等教育,或稱基礎教育。筆者1951年秋在湖南常德城區私立山陜小學就讀第一學期,其后隨學校并入高山街完小,于1958年在該校完成小學學業,見證了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小學教育。


  新中國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1951年頒布了《關于改革學制的決定》,第一次對小學的學制實行改革,廢除了民國時期的初等小學教育和高等小學教育之分。

  ▲1950年至1955年期間,我國掀起了第一次掃盲運動,先后有1億多人摘掉了文盲的帽子,參加了業務掃盲班的學習后,就可以獲得一張《識字證書》

  由于人們的世俗觀念一時無法改變,加上學校的設施和師資水平也一時無法跟上學制的改革,常德市(今武陵區)人民政府貫徹“維持現狀,逐步改進”的方針,在城區內實行六年制的小學教育,并將具備高年級和低年級教育條件的學校稱之為“完全小學”,簡稱為“完小”。

  教學質量成問題的私立山陜小學

  我是1951年立秋后進入山陜小學啟蒙的,這所學校原來是山西陜西會館開辦的一所私立低年級小學校。它坐落在常清街一條狹窄的小巷盡頭(人民路吉春堂藥店斜對面),在它高高的牌樓上,書有“山陜會館”四個大字,巷口擺有一個檳榔攤,牌樓的上部內側是檳榔攤主的居室。

  當年還未流行鋼筆,普遍使用毛筆沾墨水寫字,5歲多的我,每天晚上用墨條磨成墨汁倒入墨盒內備用,次日早晨燃好烘籠里的火,吃罷早飯后提著烘籠,背起書包,遇到下雨天時還要穿木屐打紙傘去上學。那時的書包里僅僅裝有幾本教科書、作業本、橡皮擦、鉛筆和毛筆,這比起現在的小學生書包要輕許多。

  走進山陜會館,正面是一間大教室,東側是間小教室,有好幾個低年級的學生合在這間小教室里上課。教室里光線十分昏暗,加上三個年級的學生合在一起聽課,學生們很難聽懂教師在給自己講授什么,傳授了什么知識。加上我又十分貪玩,不愛學習,每當下課鈴聲響起時,就立即跑到后面的操場坪西側,站在隔壁詹文成筆墨店作坊的窗戶外觀賞師傅是怎樣制作墨條的,有時候還會在操坪里摘些樹枝添在烘籠里使勁地吹燃。

  ▲1951年頒布的《關于改革學制的決定》部分內容

  由于山陜小學的辦學條件和學生來源受到限制,在教學方式上,學校只好采取幾個班合在一個教室里上課的復式班教學,因此這所學校的教師負擔重,學生在課堂上接受知識困難,像這樣的學校,教學質量很成問題。

  狠抓教學質量的高山街完小

  1952年春,隨著常德的市政建設和居住人口的變化,以及對學校的教學條件改善,常德市教育行政部門將全市的私立小學一律改為公辦。我所在的山陜小學經合并后取名為高山街完小。

  高山街完小是湖北會館留下的破爛木板壁樓房,師生在樓上走路時發出叭叭的響聲,樓上樓下教室里的學生們都能聽到。

  這所學校雖然環境差,但學校狠抓教學質量,克服了從前復式班的許多教學痹病。

  他們采用單級編班的教學方式,還成立了教研組開展教法的研究。學校要求教師認真教學、復習舊課、講授新課、鞏固新課、布置作業,要求達到傳授知識準確無誤。學校還要求教師認真備課,無教案不準上講臺。教案內容應有課題、教學目的、課的類型、教學方法和板書計劃等。

  高山街完小的教學都有課時計劃,每節課時45分鐘,上下課時能正點搖響銅鈴。記得低年級開設的課程是語文、算術、唱歌、圖畫。中年級開設的課程是語文、算術、常識、圖畫、音樂。高年級開設的課程是政治常識、語文、算術、自然、歷史、地理、體育,圖畫、音樂。

  當時的重點課是語文課、算術課。語文要求過好字、詞、句、篇四關,教學上重視處理好全面與重點、閱讀教學與寫作教學、講讀教學中的講與練、理順基礎知識和基本訓練的關系。低年級側重于識字,中年級側重于詞匯教學,高年級側重于篇章結構。算術課要求講清重點、難點和基本概念,培養學生能夠準確地計算并能簡捷的計算,應用題的教學要求抓住審題、分析,列式解答、驗算四個步驟。

  愛崗敬業的教師

  記得高山街完小因面向工農群眾開門辦學,促使大批大齡子女進校學習,一些來常德演出的劇團演員,也經常插班聽課。因此我們班上的同學年齡相差很大,竟有5-6歲的差別,我當時在班上屬于年齡最小的。

  學校首任校長是桃源人歐陽阻冠,他住在樓上教研室黑板后面一間只有6平方米的小屋。他無事就在各個教室周圍巡視,觀察老師講課的狀況和學生聽課的情況。有的時候,他還坐在教室的后面旁聽,一邊聽一邊做記錄。1955年莫嗣昌任副校長,其間主持學校的全面工作,他不僅工作兢兢業業,還捕獲了教過我們數學的何喬君老師的心,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何喬君老師當時是全校最年輕的美女教師。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一種高小畢業證書

  教我們語文的老師最初是田兆珉老師,她也是我們的班主任。為了教好我們這個班,她放棄自己的家庭生活,搬到我們教室后面的樓梯間里住。這是一間木樓梯下面約7平方米的木板壁房,里面只能放下一張床和書桌,進進出出還得從學生的課桌旁邊擦身而過。當她沒有上課的時候,她就會待在房間里一邊觀察課堂的秩序,一邊點燃煤油燈盞批改作業。就這樣,她一直教我們教到四年級。

  我們五年級的語文老師是沈誠英老師,他的文學功底很深。記得當他讀到艾青的《春姑娘》“她是一個小姑娘,長得比我還漂亮,兩只眼睛水汪汪,一條辮子這么長!”那一段的時候,他把兩手拉開點距離,展示著春姑娘的辮子有多么的長,還感慨萬端地說:“寫得好啊!寫得好!”遺憾的是他后來被打成右派,到了六年級時,由金昌敏老師教授語文課。

  高山街完小的老師們從來不打罵體罰學生,遇到個別學生不聽話的時候,有的老師火氣上來了,也會氣得把教鞭使力地往講臺桌上打,甚至把教鞭打斷。那時小學的課桌都是雙人桌位,到了六年級快畢業的時候,班主任老師就安排學生一男一女共坐一張課桌,將那些調皮的男同學分離開來。

  教師與學生的互動

  高山街完小的班主任老師每學期都會到學生的家里“家訪”,了解學生在家里的學習情況和生話狀況。記得有一次沈誠英老師在課堂上講述他到市人民銀行行長家里訪問的情景。他說:“當我走進行長室,行長立即起身說‘老師請坐’,還安排人員‘沏茶’,我坐的皮沙發好軟和喲!”

  有一次,我們幾個同學到興街口沈老師家里回訪,他正在隔壁茶館里喝茶,當他看見我們時,立即把茶蓋子反扣在桌子上,這是告訴店家不要把殘茶倒掉,不一會兒還會來喝茶的。他接我們在他家里聊了好大一會兒。

  高山街完小每年都舉行春游和秋游,七里橋、德山孤峰嶺、河洑山都是游覽和野炊的地方。事前校長、老師們都對旅游活動精心策劃,教導學生要注意安全。一路上,老師在大樹上用粉筆書寫“歡迎同學們來河洑山游玩”“注意安全”“集體活動不要走散”等字句。

  學校還經常組織學生看觀電影、雜技;請老紅軍講長征的故事,到雷祖殿公安部隊的駐地與軍人聯歡;到常德師范學校與準老師們跳集體舞等等。

  那時候,常德市教育行政部門為了考察評定教師的教學水平,經常組織各校的老師到指定的學校旁聽某位老師的講課。被考察的老師為了教好這堂課,總是提前給學生們打招呼。一是要求遵守課堂紀律,二是將課堂上的考試題目或者提問提前告訴同學,所以這樣的課堂考察,總是非常圓滿成功。

  光陰似箭,時光飛逝,60多年前的小學生涯早已成過去。我的高山街完小同學們年年幾乎都聚會一兩次,但人數一年比一年減少。每當我們聚在一起的時候,大家都會無限深情地回憶起小學時代的那幾位校長和老師。

  至于我們這些當年的同學,每當回憶起高山街完小讀書時的情景,就會唱起膾炙人口的《同桌的你》那首歌:“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慢。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